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西藏5100盈利模式遭疑 传曾由刘志军夫人经营

来源: 网易财经  作者: 浦泓毅  2011-06-22 09:01

铁路宠儿“西藏5100”矿泉水的娘家,西藏5100水资源控股有限公司将于本月在香港发行上市。公司发行4.593亿股股票,发行价格指导区间为每股2.62~3.5港元,预计募集16亿港元。.

据其招股书介绍,该公司自2006年建厂以来,其唯一产品“5100西藏冰川矿泉水”已占据了中国高端矿泉水市场28.5%的市场份额,超越为人熟知的依云水成为业内老大。

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与“西藏5100”矿泉水的“邂逅”则更常发生在火车站的检票口,在大多数动车经停的城市,旅客凭动车车票即可向火车站工作人员免费换取一瓶。

5100拥有何等法力,能将“铁老大”变成自己的“铁庄稼”?谁又在这种大手笔的交易中得利?网易财经展开调查。

“5100”是什么

根据西藏5100的定义,“5100西藏冰川矿泉水”为高端瓶装矿泉水,消费群体主要为中高收入消费者和团购客户,如公司及政府机构等。据欧睿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提供的研究报告显示,所谓高端矿泉水售价一般不低于每瓶500毫升5元,中国高端瓶装矿泉水2010年的平均零售价则为每升18.2元,

同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高端矿泉水市场前6强占据了全部市场份额65.7%的销售份额,其中5100西藏冰川矿泉水力压Groupe Danone旗下依云,雀巢旗下Perrier等世界知名品牌,以28.5%的市场份额据榜首。依云市场份额则为24.5%。

据网易财经调查,市场上最常见的5100矿泉水包装为330毫升小瓶,一线城市售价在6至8元之间,淘宝、一号店等网络渠道销售价格稍低,约为5.5元左右,合每升16.6至24元,较依云水稍低,而与平均售价相近。

然而,对于5100的价格,财务报表却给出了大相径庭的数据。公司2010年财务报表显示,公司2010年销售矿泉水8.15吨,营业收入3.6亿元。由于矿泉水是该公司唯一产品,不难发现5100的实际折算售价仅为每升4.41元,远低于平均水平。

之所以两项数据存在如此巨大的差距,原因在于市场零售仅占5100实际销售的极小部分,而在占大头的铁路渠道销售中,5100的价格则极其低廉。

根据公司披露的财务数据,5100矿泉水2010年销售收入总额的80.5%,即2.9亿元来自于中铁快运,为此,公司共向中铁快运提供330毫升装矿泉水 共7.3万吨,合每升3.97元,每瓶1.3元,而市场上常见的380毫升装农夫山泉零售价则为1.5元,两者相差无几。

廉价而巨量的铁路 销售一方面使5100的市场份额数据显得分外靓丽,随之带来的推广效应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其于短时间内在高级饭店、政府团购等阵地站稳了脚跟。若全部扣除 铁路系统销售,5100矿泉水高端矿泉水市场销量份额占比则为2.99%,排名次于依云和Perrier位列第三,为国内同类产品首位。

一位投资分析人士在接受网易财经采访时则表示,与同类产品相比,5100矿泉水的口感不具优势,其目前的盈利模式相当于利用公司拥有的渠道资源向市场寻租,如不能实现销售渠道的多元化,成长前景恐有限。

谁在喝“5100”?

早在5100筹划上市之前,坊间早有关于该公司与铁道部的暧昧传闻。一些铁路系统内部职工言之凿凿,称该公司为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夫人经营,从而获得了铁路系统的全力支持。

5100在招股书中极力澄清这种传言。在招股书中,该公司表示,该公司及其高管与被撤职调查的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及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博客)(微博)没有任何关系,关于刘、张两人的调查也不会对该公司造成影响。

与是否牵涉刘志军案相比,5100更急于向外界传达的信息则是铁道部易帅不会影响到铁路系统与该公司的紧密关系。招股书中直白地保证,该公司与中铁快运的既有协不会因铁道部官员被撤职或调查而受影响。

如前文所述,铁路系统正是5100的最大买家。据招股书披露,2010年该公司向中铁快运销售7.3万吨矿泉水,占全年销售总量的89.5%,而此前2年的 该项数据。中铁快运之后将这些“市价不低于每500毫升5元”的“高端矿泉水”向动车乘客免费发放,或在铁路系统的零售渠道自行定价销售,其中也包括列车 上最常见的车厢内零售推车等。也就是说,庞大的中国铁路旅客人群有意无意间成了该高端矿泉水三年间最核心的消费群。

据铁道内部职工介绍,铁 道部各分局每年都会发通知要求“做好5100西藏冰川矿泉水营销工作”,按照各部门职工人数下达营销任务,一部分销售,一部分职工自用,营销任务按照一定 比例逐年增长。要求主要领导“高度重视”,并安排一名副职领导专门负责。一些分局还要求,二等以上车站商店、站台售货、旅客列车及铁路酒店宾馆一律销售 5100矿泉水,不得销售其它任何矿泉水。

有趣的是,西藏5100并不否认其与中铁快运间的协议并非市场竞争的产物。招股书坦承,2007年,中铁快运“经过仔细研究”,没有经过任何招标程序,确定该公司产品及运营能够中其需求,遂签订战略协议。

在 经展期后的该协议中,中铁快运许诺于2011至2013年间向西藏5100购买75,000吨328毫升装瓶裝矿泉水,西藏5100则需同时免费向中铁快 运提供另外75,000吨330毫升装瓶裝矿泉水。根据2010年西藏5100营销数据,这笔交易价值大约为6.6亿元人民币。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主任在接受网易财经采访时则表示,如此大宗的交易,政府部门下属企业单位未经招投标程序便得以成立,明显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

谁的“5100”?

既然西藏5100并非前部长私产,那中铁快运这6.6亿的爽快订单又究竟归谁所有呢?

早在2007年,现西藏5100创始人之一,时任西藏冰川矿泉水有限公司(西藏5100矿泉水的实际生产主体)董事长俞一平曾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该公司隶属于西藏中稷佳华有限公司(现为西藏5100全资子公司),为中稷控股集团旗下产业。

然 而,通过招股书披露的西藏5100股权结构却否认了前者与党校产业之间的血缘关系。招股书称,在西藏中稷佳华成立之初,由中海、永豪两家注册于维京群岛的 投资控股公司各拥有50%的股权,而中稷控股则以每年400万元的价格,授权西藏中稷佳华使用“中稷”这一“金字招牌”,并提供“咨询服务及政策指导”。 对于西藏中稷佳华的经营,中稷控股不分享利润,也不承担风险。

事实上,“中稷”二字是一个带有浓厚党校产业背景色彩的标签。据公开资料显 示,中稷产业是中央党校产业的总称,而中稷控股集团是中稷产业的核心企业,为中央党校控股。该集团成立于2002年8月,旗下公司覆盖通讯、能源矿产、房 地产、啤酒、矿泉水、科技、冶金、医药、旅游、酒店、高尔夫球场和投资管理咨询等行业。

令人玩味的是,在上市前夕,西藏5100却急于否认 曾因“中稷”二字获益。2010年,西藏中稷佳华认为“5100西藏冰川矿泉水”品牌已经打响,公司“并不十分依赖‘中稷’”。而中稷控股也十分配合地与 之签订备忘录,称前述每年400万元的授权费从未实际发生,今后也不需要发生,同时因为“西藏中稷已成为一个成功的合作项目”,故希望其继续使用“中稷” 作为公司名称的一部分。对于中稷控股的这个“希望”,西藏中稷自然敬谢不敏。

换言之,根据招股书中所称,中稷控股未从西藏中稷获得任何回报,西藏中稷也从未得到中稷控股的“政策咨询”服务。尽管如此,两家企业仍认为这是一个“成功的合作项目”。不持有任何股权的中稷控股,也以一种古怪的姿态,坚持出现在西藏5100的股权结构表上。

西 藏5100市场地位的建立与“中稷”招牌之间有何逻辑关系,或许难以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最初名不见经传的西藏康拉堆孜矿泉水有限公司,在接连套上“冰 川矿泉”、“西藏中稷”基层外壳之后,其产品迅速登堂入室,在成为“高端矿泉水”的同时,也进入了国家权力的核心所在。3年间,5100西藏冰川矿泉水从 零起步,陆续成为十七大指定用水、全国政协会议指定用水与60周年国庆观礼台指定用水,作为一家纯外资企业生产的产品,其飞黄腾达的速度与高度令人瞠目结 舌。

谁是“王先生”?

尽管西藏5100的股权结构屡次变化,但其实际控制人则始终坚守岗位: “王先生”。

在厚达436页的招股书中,西藏5100的创始人及实际控制人,同时也是前述西藏中稷、中海、永豪等众多资本外壳的拥有者,这位神秘的“王先生”仅在注释中泄露了一次真身:王坚先生,前称王健先生。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王坚现为香港永久居民,曾投资拉萨啤酒,控股深圳主板上市公司西藏银河(后改为西藏发展)等,根据这些信息,不难确认王坚或王健与前西藏发展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王健为同一人。

而这位王健,也是年初一桩公案的主角之一。今年2月17日晚间,西藏发展发布公告称早在2005年4月,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由王健变更为范志明。公司易主被隐瞒长达6年,引起市场哗然。

由这份在香港联交所披露的招股书可知,王健于2005年4月,向一独立第三方出售其拥有西藏光大(西藏发展大股东)的全部81.25%股权,从而失去了对西藏发展的控制。

同年10月,冰川矿泉成立,西藏中稷(王健实际控股)向其注资970万,获得96.78的股权。同年,5100西藏冰川矿泉水的首条流水线落成。

在王健悄然从一家A股上市公司脱身,即将成为另一家H股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同时,他的身份也不知何时从一名大陆居民变成了一位香港永久居民。

网 易财经查阅拉萨啤酒(000728,西藏银行、西藏发展前身)上市资料发现,王健出生于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曾在陕西经济律师事务所工作,自 1987年起先后任西安南桥计算机发展公司总经理、海南光大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四川光大金联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西藏5100方面也确认,王健出生于中国大陆并在中国大陆长期生活,而其究竟何时获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则没有披露。

[责任编辑:于小海]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