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白领读书 > 正文

互联网时代贫富差距会剧烈拉大?

来源: 书问  2017-04-17 16:19

250年前亚当· 斯密提出一个悖论,他认为每一个人都利己,然后就由上帝的一只看不见的手去实现社会整体利益最大化,叫作帕累托最优,也称为“利己之心能结出利他之果”。

250年前亚当· 斯密提出一个悖论,他认为每一个人都利己,然后就由上帝的一只看不见的手去实现社会整体利益最大化,叫作帕累托最优,也称为“利己之心能结出利他之果”。 但是它需要有两个条件,一个是充分竞争,另一个是信息对称,这两个条件在现实中几乎找不到,或者说根本不存在。有人批评说帕帕累托最优具有奇迹般偶然性, 实际上两极分化、经济失衡才是常态。

经济自由主义学者喜欢讲两个故事。其中一个故事是:一对穷人情侣,女方很漂亮,有一头金发,但是连个发夹都买不起,小伙子只有一块怀表,但是买 不起表链。要订婚的时候,女方把头发剃了换了钱,买了一个表链送给男友,小伙子卖了怀表买了个发夹给女孩,弄得不欢而散。由此来证明,每个人都利己才能更 有效率。其实这就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现在有手机网络,年轻人经常微信聊天就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

另一个故事是制度经济学派爱讲的和尚分粥的故事,说的是七个和尚轮流分粥,都先给自己多分,别人就有意见。后来定了一个制度,谁负责分粥,就只 能取走最后一份,这样分得就平等了。然而现实市场根本没有这样的事,缺乏诚信的值班和尚完全可以事先作弊,让大家看起来貌似公平。我国有法律界人士就主张,下饭馆也要事先签订合同,里面写清有几块肉、几根菜,出了纠纷打官司好有证据。结果什么事都得诉诸法律,律师们发财了,老百姓更悲惨了。

互联网时代的澎湃,会不会导致贫富差距的剧烈拉大?

北京有人买了几斤羊肉怀疑里面掺了猫肉,告到法院,法院说谁主张谁取证,你到指定单位去化验,化验费需要7000元人民币。那么普通老百姓这个 官司怎么打?靠法律约束只能是极少数的行为,老百姓把打官司当常态,这个社会还能运转得动吗?我们现在的法律条文已经很厚,但是最后还是出现了老人摔倒 “扶不扶”、遇到病人“救不救”、看到不合理现象“管不管”的尴尬。因为法律要讲证据,你自己必须证明你自己是好人,甚至还要证明“你妈是你妈”。这是社 会的悲哀,也是制度万能论的悲哀。

所以我认为“利己之心根本结不出利他之果”,整个社会都坏了良心,制度也会成为保护坏人的帮凶,而利他主义 的说教同样掩盖不了背后的贪婪。现在许多前卫学者也开始批评经济利己主义,因为“一辆辆汽车聚在一起,利己主义决策肯定会带来一场噩梦”。所以我也讲两个 故事,一个故事是开车让行。有人在城市郊区一座小桥观察交通情况,桥很窄,一次只能通过一辆汽车。但是由于信息透明,每个司机都能看到对面的情况。总是这 边过四五辆,就有一个司机主动停下来让那边过四五辆,大家都很自觉,等待时间也不会很长。因为大家都看得淸楚,我不让你过去,我自己也过不去。

互联网时代的澎湃,会不会导致贫富差距的剧烈拉大?

另一个故事说,郊区农民在路边摆一个桌子卖菜,标好价钱,过路者买走就把钱放在一个盒子里,不需要有人看管,这说明绝大多数人的本性是希望公平 交易。但是这里边还是有个漏洞,出现少数恶人破坏规则怎么办?我们过去常说“人在做,天在看”,现在的“天”有些不灵了,有的人看见了也不愿意惹麻烦。所 以我很赞成网络实名制,满世界都是电子眼,出了问题可以追溯。当然电子眼只能安在公共场所,放在人家家里就侵犯隐私权了。现在可以称作“人在做,网在 看”,这样就能够快速形成平等交易,比较圆满地解决重复博弈模型的迟滞问题。

150年前,法国老 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巴斯夏发现,“我们每个人都想牺牲别人让自己活着”,结果是谁都活不好。他还说“未来产权流动的主要方向不是从公共部门流向私人领域,而 是由私人领域流向公共领域”。可悲的是中国几千年的伪善或诡异文化糟粕,与经济利己主义一结合,造成了太多的“公地悲剧”。但是这种“法术”在网络时代越 来越不灵了,马云说,随着信息日益透明“一个市场主体的成功,必须建立在在相关主体也要成功的基础之上”,我把它称作公共关联理性。

互联网新玩法就是“必须为别人创造价值,你才能获得自身利益”。默克制药集团老板说,“药品旨在救人,不在求利,这一点记得越牢,我们的利润就会越大”。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分享经济:垄断竞争政治经济学

作者姜奇平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79元

[责任编辑:曾真真]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