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八方观点 > 正文

油价上升呼唤中国价格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4-26 10:34

施训鹏(悉尼科技大学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新加坡国立大学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最近原油价格快速拉升。WTI原油价格从2月9日的59.2美元/桶的2018年最低点增加到4月20的 68.4美元/桶。在两个月内增长了15.5%。而相比最近一年的低点,即2017年6月21日的42.5美元/桶来说,则增长了61%。

OPEC决定不了油价

在错综复杂的原油市场来说,这种价格上快速上升并不罕见。一方面,不同国家的供求基本面将影响油价。比如美国石油储备数量的变化、重要产油基础设施事故、主要产油国政治或者军事冲突,都会导致价格波动。另一方面,原油被商品化以后,已经不单纯是一种能源产品。全球原油贸易定价主要按照期货市场发现的价格作为基准。未来的各种因素,以及金融市场参与者的不同预期,甚至投机,也会对油价产生影响。由于原油衍生品规模极其庞大,油价的形成也错综复杂。

不过,不同寻常的是,美国总统川普于4月20日在推特上抱怨说:石油其实很充足,是OPEC 人为推高了油价。美国总统的这种关注,在美国原油净进口大幅度削减的前提下,显得尤为不寻常。IEA认为,美国将逐渐接近石油自给自足的状态,并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手中夺取更多市场份额。预计到2023年,仅美国就占全球石油供给增长的近60%,使得美国将成为全球最大油液生产国。

相反,尽管大多数人觉得OPEC可以左右油价,但是,实际情况往往更加复杂。笔者2012年参加于科威特召开的国际能源论坛的每两年一次的部长会议,就亲耳听到伊朗的石油部长在大会上呼吁增加石油市场的透明度。现在OPEC占全球石油产量的一半不到,而且逐年下降,影响力应该更进一步下降。

虽然美国拥全球的两个的基准价格之一,但是川普仍旧抱怨价格被人为地推高,可能也说明石油价格不以美国政府的意志为转移。虽然国际上有10多家期货交易所都推出了各自的原油期货,但是只有纽约商业交易所、伦敦洲际交易所是世界两大原油期货交易中心。它们的西德克萨斯中质 (WTI) 原油期货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分别扮演着北美和欧洲基准原油合约的角色。

美国总统抱怨油价高,警示我们,不要以为建立原油期货市场,形成中国价格, “亚洲溢价”等不合理问题就能够得到解决。原油中国价格是一种价格机制,其价格水平不一定比国际价格更低。我国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合约于3月26日上市。3月26日至4月1日,INE原油期货首周实现总成交量27.82万手,总交易金额1159.22亿元。目前来看,呈现出较为活跃的市场流动性。参与期货交易的主体包括贸易商、专业投资者、境外客户、我国的石油化工国企和民企,客户群体分布比较均衡。虽然说市场发展态势良好,但是,这种市场是形成了一个价格机制,而并不能预测价格水平如何。

原油作为商品的同质性和自由贸易,使得原油商品服从“一价定律”,决定了原油商品具有国际化、全球化的天然属性。虽然各个区域价格会因为所在市场的基本面不一样,价格有所不同,但是,价格的走势大体相同。目前实际情况来看,中国价格原油期货价的一周走势,也和布伦特、WTI两大基准原油价格涨跌一致,有着较强的相关性。

必须要有中国价格

虽然说原油是国际市场,建立原油中国价格还具有必要性和合理性。2017年,中国原油表观消费量6.1亿吨,进口量4.2亿吨,对外依存度近70%,我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和第二大原油消费国,和第六大原油生产国。这样巨大的生产和消费市场,供求等基本面变化,都会影响本地的价格,导致中国价格和其他地区价格或多或少有些差异。而这种差异,如果体现在中国价格中,对于优化石油资源在我国的配置,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同理,从亚太区域来说,目前还没有一个充分反映亚太地区原油实际供求情况的定价基准。需要建立一个反映中国及亚太地区其他主要原油进口国的真实情况的价格基准。从技术上说,上海原油期货推出后会形成全球原油24小时连续交易,弥补了全球原油期货定价缺陷。

此外,用人民币定价,也可以让我国企业避免使用美元采购石油带来的汇率风险。汇率风险问题是一个零和博弈。不过,以人民币计价,意味着石油出口国要承担汇率风险。让海外市场参与者接受人民币定价的石油交易,必须要处理好这个汇率风险问题。在欧洲,由于大陆天然气企业不愿意承担英国NBP以英镑计价的汇率风险,而使得以欧元计价荷兰的TTF气价后来居上,成为大陆的天然气交易的主流基准价格。

人民币国际化,成为其他国际贸易的交易币种,可以部分对冲石油输出国的汇率风险。因此,中国石油期货上市几乎和人民币国际化息息相关。

不过,将石油人民币等同于对石油美元的挑战,也有点操之过急。只有当原油中国价格被国际卖家接受,成为结算价格,才有可能从石油美元中分一杯羹。 这应该是一个比较长时间的过程。当前美国依旧是全世界最大的原油消费国,以美元为主导的货币体系存在多年,要想挑战美元在国际原油贸易中的计价功能,还言之过早。

下一步的挑战,是如何让原油中国价格成为亚洲原油的一个基准价格。中国价格要想成为亚洲的基准价格,必须要有行业的认可和采用该价格。目前来看,形成原油中国价格的物质条件基本具备。以人民币计价的期货市场已经运行,交易量可观,市场主体的数量也不少。但是,要想让中国价格成为国际交易的基准价格,这些条件远远不够。我国形成原油价格的软肋在于制度方面。以及国际市场参与者对我们制度、监管和风险管理能力的信心。

信心是形成基准价格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只要市场主体对该市场有信心,一些物理条件不足可以得到弥补。比如布伦特,即便是所在地产量下降得很厉害,也能维持其基准价格地位。而相反,俄罗斯尽管有比较大的市场,也有交易中心,但是,因为各种制度因素,国际市场参与者对俄罗斯原油价格缺乏信心,俄罗斯的价格从来没有得到国际市场的认可。此前,新加坡和东京建立亚洲原油衍生品合约的努力都失败。1993年我国推出的原油期货合约也夭折。

可以预见,形成原油中国价格基准也会面临很多困难和挑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虽然说现在软硬件情况大为不同,但是,错综复杂、高度国际化的原油期货市场,仍旧对中国政府的市场监管能力、应对风险的能力以及保护金融安全等方面,都形成巨大的挑战。我们应该以史为鉴,谦虚谨慎,努力探索,一点点完善配套设施和制度,提高驾驭石油金融市场的能力,在市场化程度和人民币开放程度逐步提高的大环境下,建立国际市场参与者对中国石油期货市场以及形成的中国价格的信心。(编辑 李靖云)

[责任编辑:CX真]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