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八方观点 > 正文

90后调查:为什么非得欠那么多的债买房?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6-01 11:04

90后的住

  

李一戈

曾经问过几位80后朋友,假如计划生育全面放开,你会生几个孩子?多数回答是不敢再生,如果想生,生二胎也就够了,可一多半连二胎都不敢要。2017年是实施全面二孩政策的第二年,但全国出生人口比2016还减少63万。

早就有机构对城市家庭生养一个孩子的成本做过调查,结果当然是令人不安。生活成本是小意思,大城市里,家长们绕不过去的,是教育。从幼儿园开始,成年前漫长的15年教育期,实在难言轻松。

当然,更头疼的,是住房。生了孩子,得把一居室换成二居室,生了二胎,得把二居室换成三居室;孩子上学,得换房,从郊区换到中心城区,从教育资源较弱的城区换到教育资源较强的城区。生三胎?恐怕得有两套二居室。

相对来说,90后是幸运的一代。物质极大丰富,技术进步日新月异,国人自信心自豪感蓬勃高涨,国家的影响力和国际地位前所未有。饱受现代文明的熏染,视野广阔、心态放松,走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发怵。

但说到房子,就没那么轻松了。

没错,从城镇家庭住房拥有率早已超过85%这个数字来看,90后这代,如果父母是城市居民,他们绝大多数不用为住房发愁。假如是独生子女,相当一部分结婚后理论上甚至可能拥有2套以上住房。当然,这是指生活在父母所在城市。

不必为房子发愁,也无须背负沉重的房贷,心态就会更加自由。我们都听说过,一些年轻的孩子,工作看心情,“一不高兴就辞职”,而且是裸辞,很大程度就是因为有父母有房子在后面托举着,给了他们率性而为的勇气。

上面说的是他们生活在父母同一个城市。倘若到异地工作,就也要面临房子的问题:是买还是租?

极少数家里实力强悍的,买!或者家里有两套以上住房的,卖掉一套,异地给孩子买一套。我身边是有几枚这样的例子,大学刚毕业,就由父母出首付买下一套房。有个亲戚的孩子,因此榨干了收入微薄的父辈所有的积蓄,还被我骂了一顿。

前些天我出差去上海和深圳,问了几个楼盘的售价,单价低则8万,高则15万,普通家庭无论如何是无力承担的。问几个年轻人,说,除非突然暴富,以自己的收入,可见的将来是买不起商品房的,“基本上死了这个心”。

我多次说过,年轻人是城市活力的源泉,是创新的动力。所以,当看到有些城市出台留住和吸引大学生的政策,我是欣慰的。尤其是,武汉专门辟出项目为大学生建安居房,更应称许。但要求建设用地极为紧张的深圳上海北京也这样做,不太现实。

那就租房。

我们记者调查发现,虽然买房仍是第一比例的选择,但愿意租房的90后,占比越来越多了。有几位年轻孩子就跟我说,“为什么非得欠那么多的债(买房),每个月还要背着可怕的房贷?”

中央提出的“租购并举”的本义,就是鼓励一部分消费者通过租赁解决住房问题。当然,这需要市场提供量价适宜的租赁房源,尤其是增量供应。

如你所知,除了传统的二手房,政府正在推动建设全新的住房租赁市场。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租赁住房是一项了不起的创举。住建部在5月19日的通知里特别提出,热点城市力争用3-5年时间,公租房、租赁住房、共有产权住房用地在新增住房用地供应中的比例达到50%以上。

即便全面落实,形成较大规模的租赁住房现实供应,也需要3-5年时间。好在一批房企已然先行,相当数量的长租公寓已经上市。说实话,我没有料到,在盈利模式仍然模糊的情况下,这些房企会把如此之多的资源投放到长租公寓。

不过,对90一代来说,长租公寓租金还是太贵。虽然有关部门出台了鼓励发展包括资产证券化在内的住房租赁金融政策,但税收优惠还停留在专家的呼吁里。希望这一块能有所突破。譬如,可否将长租公寓增值税减至5%?

听说去年底以来,有些特大城市的房租又涨了不少,一居室涨了上千块。住建部通知是将“稳房价”与“控租金”并列的,但除了具有保障性质的公租房租金是由政府定价,更多的租赁住房是市场化定价(北京连集体用地建的租赁住房都是参照市场价)。你既不能强迫要求二手房业主降租金,也不宜直接给房企的长租公寓定价。前阵子北京万科的翡翠书院还以其天价长租租金引发激烈争论。

就如同,在可能的条件下,抑制房价的重要手段是增加土地供应以缓和商品房供求矛盾,控制房租上涨的重要手段也是加大租赁房源的供应。公租房、集体用地租赁房、二手租赁房、长租公寓,供应充足、租金多元,就会有越来越多的90后选择租房住。

我相信,稳定健康、不再令人焦虑的房地产市场,90后这一代很快看得到。

[责任编辑:CX真]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