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一汽夏利1元卖一汽华利 8亿负债捆绑乘用车生产资质

来源: 法制周末  2018-08-01 14:55

业内人士认为,一汽夏利正是为了缓解自身财务压力,才计划剥离旗下长期亏损的子公司一汽华利。而一汽华利也不会担心没有买家,因为其拥有让许多新势力造车企业梦寐以求的乘用车生产资质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邢国涵

如果说1元可以购买公司100%的股权,您一定认为是天方夜谭,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但在近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夏利)却以不低于1元的价格抛售其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华利)100%的股权,难道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7月21日,一汽夏利发布的一条公告吸引了整个汽车行业的目光。

该公告称,董事会决定以不低于1元的价格对外转让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权。

虽然公司作价为1元,但转让一汽华利100%的股权是有交易条件的。一汽夏利表示,在受让条件中,首先受让方须不是失信被执行人,同时受让方须承诺,保证归还华利汽车应付的不低于8亿元的欠款,在此基础上,华利汽车应付的其他欠款免除。另外,华利汽车全部员工原则上由一汽夏利负责安置,且上述股权的转让价格不含华利汽车的土地、房产。

这意味着,交易方其实是用8亿元来获得一汽华利100%的股权。那么,一汽华利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8亿元的价格会有人接手吗?

为缓解财务压力,一汽夏利剥离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一汽华利(天津)汽车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天津华利汽车有限公司,始建于1965年。2002年6月,天津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采取股权转让方式联合重组,天津华利汽车有限公司更名为一汽华利(天津)汽车有限公司。2008年,一汽华利成为一汽夏利全资子公司,主要生产吉普车、130系列轻型货车、1010微型货车及6320系列微型客车等。

但近年来,一汽华利的销量却日渐低迷,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成为一汽夏利的一个痛点。

根据一汽夏利发布的公告,2017年,一汽华利的净利润为-1.07亿元,2018年1月至6月,净利润为-8266万元。除此之外,一汽华利在2017年的负债总额达到11亿元;而到了2018年上半年,负债总额达到12亿元。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一汽夏利正是为了缓解自身的财务压力,才计划剥离旗下长期亏损的子公司。

近年来,一汽夏利的业绩持续下滑,在一汽夏利发布的2018上半年业绩预告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亿至6.7亿元,而2017年同期亏损为6.86亿元。

深圳万海格华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周伟途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一汽华利是一汽夏利亏损的重要组成部分,出售一汽华利,可以减少亏损,甩掉包袱,更利于一汽夏利重新布局发展。”

中研普华研究员刘雄也补充道:“如果能成功剥离亏损资产一汽华利,一汽夏利可以获取一笔流动资金,或将降低亏损风险,避免被ST。”

生产资质吸引新势力造车企业

对于负债累累的一汽华利,一般情况下,无论哪家企业接手都会是一块烫手的山芋。

但在LMC汽车市场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志凌看来,一汽华利并不会担心没有买家,原因在于一汽华利拥有让许多新势力造车企业梦寐以求的乘用车生产资质。

目前,越来越多的造车新势力崛起,但在去年获得工信部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的却仅仅有15家车企。

刘雄提到,2018年5月,国家出台《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国家发改委在放权地方政府的同时,针对汽车产业进入和投资的准入标准,也对地方政府提出了非常严格的要求,尤其是对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的投资项目管理,要求进入的门槛较高。

公开数据显示,除了已经获得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的15家企业之外,还有将近200家企业在排队等待审批。

“目前,很多新势力造车企业只能通过代工或资产重组等方式完成生产销售,而获得资质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排队申请资质,另一种是收购一家已有资质的企业,但后一种方式可遇不可求。”曾志凌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2018年7月,电咖汽车收购了西虎汽车,确定将在泉州落户年产6万辆的SUV汽车生产项目。由于此前电咖汽车自身尚未获得生产资质,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次收购和重组在很大程度上是看中了西虎汽车的SUV生产资质。

针对生产资质对新势力造车的影响,刘雄表示:“新造车势力进入乘用车行业,整体竞争环境越来越激烈,新进入企业存活率一直处于低位,如果拥有乘用车生产资质,会为企业扫清前进路上的障碍,有利于企业快速发展,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在同行业中脱颖而出。”

周伟途认为,通过收购已有资质车企,可以快速切入造车领域(包括传统与新能源汽车),节约时间机会成本,降低风险。

那么谁可能接手一汽华利?目前,拜腾成为呼声最高的收购方。

进入2018年以后,一汽集团和拜腾汽车之间关系密切。今年4月,拜腾与一汽集团在北京签署了战略合作投资框架协议,双方将在智能网联汽车产品的开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6月,拜腾宣布,一汽集团参与其B轮融资;7月3日,拜腾与一汽集团又在南京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与一汽集团在平台技术、投资入股、零部件采购等方面开展一系列合作。

不过,拜腾汽车公关负责人徐悦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目前,拜腾对是否接手一汽华利这方面的消息不予置评,但将在适当时间披露拜腾和一汽集团的合作。

这意味着,除了拜腾之外,其他没有生产资质的新势力造车企业也有可能对一汽华利进行收购。

使用生产资质存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收购一汽华利可以获得生产资质,但刘雄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如何使用一汽华利的资质也存在较大挑战。

原来《工业和信息化部建立汽车行业退出机制的通知》曾要求,对于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汽车、摩托车生产企业,实行为期两年的特别公示管理,在此期间不受理有关企业的新产品申报,直至企业经考核符合准入条件并取消特别公示。而特别公示期满后,未申请准入条件考核、考核不合格的企业,暂停其《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且不得办理更名、迁址等基本情况变更手续。

其中,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企业是指连续两年年销量为零或极少(乘用车少于1000辆、大中型客车少于50辆、轻型客车少于100辆、中重型载货车少于50辆、轻微型载货车少于500辆、运输类专用车少于100辆、摩托车少于1000辆)的生产企业。

2018年5月份,一汽华利被工信部认定为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汽车生产企业,整车生产资质已经被工信部特别公示,进入两年的特别整改期。

“由于一汽华利的特别公示期限在2018年5月4日到2020年5月3日,这就意味着,接手一汽华利的车企需要在2020年5月之前完成对一汽华利的整合盘活。”刘雄说。

周伟途还提到,购买方还需要解决资质带来的车型问题,资质要求相关车企都要备案新的车型,如果车企计划生产的车型与原有资质不一样,需要向工信部申请批准,可能带来较大的麻烦。同时,如果车企不能快速提高生产技术水平与产销量,会面临被淘汰资质的危险。

曾志凌则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想要整合盘活亏损中的一汽华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国家也并不一定许可这种资质的买卖,1元抛售股份,在国家对于生产资质转让提出越来越多要求的情况下,能否顺利完成还是未知数。”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