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八方观点 > 正文

吴秀波被困当代东方 王春芳陷入债务黑洞

来源: 新浪  2018-09-29 11:12

编者按/ 在当下中国,越来越多的社会知名人士开始与资本市场高度关联,最近陷入情感风波的知名演员吴秀波便是其中一位。

资本与影视名人两个名利场的交集与交际,是影视名人介入资本运作的最基本特征。通过社交名利场,影视名人们与资本玩家相识,相互帮衬,前有赵薇,后有吴秀波,尽管他们介入的程度、深度均有所不同,但却足以成为为人瞩目的中国资本市场上一道独特的风景,与之伴生的,则是影视名人借助资本市场,个人财富迅速增长。

在这道风景中,吴秀波既不是第一个,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一线调查

吴秀波被困当代东方 王春芳陷入债务黑洞

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如果说眼下“感情纠葛”将为演员吴秀波带来什么还尚难定论的话,那么,他在“赌场”——资本市场“钱途”走势,似乎要明了得多。

吴秀波的“赌场”命运,与一位名叫王春芳的资本玩家高度关联。过去8年来,王春芳先后拿下国旅联合(600358.SH)、*ST厦华(600870.SH)、当代东方(000673.SZ)三家上市公司控股权,在中国资本市场76大民营系族中占据重要一席。

在多年不间断的资本运作后,这三家公司并未做大做强,王春芳本人亦面临出局的命运。2018年7月,仅一个月内,已有两家上市公司宣布有关控股权转让的信息,仅*ST厦华尚握在手中,原有业务、资产、负债、人员尽数清理,仅余58位在册员工,守着5000多万元的账面总资产,继续重组。

此时,壳资源成了最后筹码,王春芳借此售卖控股权得以迅速抽身,跟着他一起冲进来的投资人正站在股市的腥风血雨里。8月13日,当代东方3.7亿限售股迎来锁定期满三年的解禁,这些股东的委托人有时尚集团原总裁苏芒、演员吴秀波、导演唐季礼等。不过该股票自8月2日复牌以来已经连续走出10个一字跌停。截至当前,踩踏事件才稍稍显出缓解迹象,这些明星投资人尚有账面浮盈,不过更多普通投资者则无处可逃,正在艰难选择,是否该割肉离场?

连接丢失两家上市公司控制权、股份被冻结、融资平台公开追债、疑似明股实债的抽屉合同遭曝光,和吴秀波一样,王春芳显然也面临着麻烦的处境。

债务黑洞露出

7月27日,互联网投融资平台——爱投资在其官网上公布41家债务违约企业名单,其中5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为王春芳。

王春芳,曾用名王春风。公告及相关公司官网这样介绍他:生于1969年10月,今年49岁。其祖籍,系三面环海、工商业繁荣,著名服装城和侨乡的福建省石狮市。他18岁参加工作,25岁前成为“石狮百业有限公司”总经理。36岁时成为一家房地产公司——厦门当代置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2010年,正是以这家公司为平台,王春芳成功拿下*ST大水(当代东方的曾用名),以实际控制人之位,挤入A股市场,并以此为起点,仅用3年时间先后斩获*ST厦华、国旅联合控股权,当代系就此形成。

根据上述表格,遭爱投资公开讨债涉及王春芳的企业共有5家。据记者核查,厦门当代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文化”)目前为上市公司当代东方第一大股东。另据*ST厦华2016年5月25日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厦门当代贸易有限公司经股权穿透后,其实际控制人亦指向同一人。爱投资另外披露的3家企业,经记者逐一核查,其股东背景均为自然人,虽然爱投资公布他们的实际控制人亦为王春芳,然而是否与另外两家为同一人,并不能证实。记者就此向爱投资方面提出采访需求,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有意思的是,7月27日,爱投资向王春芳公开讨债之时,上市公司当代东方的一位董事也于这一天提交辞职,这位董事名叫赵春霞,与爱投资的负责人同名。据记者核查,2016年10月14日,*ST厦华召开董事会,赵春霞以股东代表的身份被提名为董事,关于此事的公告贴出了赵春霞的简历:1986年生,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安投融的核心正是爱投资这一互联网金融平台。也就是说,爱投资平台与当代东方第一大股东之间的融资交易属于关联交易。

此外,当代文化还陷入另一起私募融资纠纷。

8月7日,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将当代文化持有的上市公司当代东方两笔共计40万股份冻结。此时当代文化持有上市公司1.76亿股(数据经过四舍五入,下同),持股比例22.18%,所持股份均已被用于质押融资,这些股份的质权人分别是华创证券、太平洋证券。不过这两家券商均未与当代文化发生官司,冻结保全财产请求并不来自这两家券商。

8月14日,上市公司当代东方公布上述股份冻结事件的细节。浙江帅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帅康电气”)于8月3日向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厦门当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当代文化、鹰谭市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王书同、王春芳银行存款3158万元,如存款不足,则冻结其名下其他相应资产。据公开资料信息,王书同为王春芳父亲。

此事缘起厦门当代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当代控股”)与私募机构——上海中云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云公司”)之间的一笔2亿元的融资交易。据了解,当代控股此前名为厦门百信和投资有限公司,为王春芳名下众多公司的母公司,是其最重要的控股平台。2017年6月,当代控股因融资需求与中云公司产生交集,后者以财务顾问的方式为当代控股募集了2亿元资金,为此,中云公司发行私募产品——中云当代一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帅康电气认购了3000万元额度。

值得玩味的是,上述私募基金的风控与增信措施做了疑似明股实债的安排:中云公司以基金管理人的身份,将上述2亿元资金对厦门东兴汇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兴公司”)增资,使中云当代一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成为东兴公司的股东。而当代文化则承诺对中云当代一号私募投资基金持有东兴公司股份进行无条件回购。作为担保措施,鹰谭市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王书同、王春芳对上述增资款及当代文化的回购承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核查东兴公司的股东为两个自然人,东兴公司与上市公司、与王春芳及其名下公司是否存在股权控制关系?当代东方证券部工作人员称以公告为准,其余信息并不知情。

帅康电气为上市公司日出东方(603366.SH)的控股子公司。记者核查,日出东方已于8月10日以公告的形式披露了更多细节。帅康电气于2017年10月26日认购上述私募基金3000万元额度,并于2018年3月申请赎回全部投资款,中云公司承诺2018年6月26日兑付本金与利息。然而,兑付日到期后,帅康电气并未得到本息,于是向中云公司多次催讨但无果,于是提起诉讼,将债务承担人与保证人告上法庭。

当代控股体系内是否还有其他违约事件?集团内部整体负债规模是多少?由于其官网并未披露定期报告,法定工商信息也未披露相关信息,另外这家公司也未通过银行间交易市场发债融资,当代东方、*ST厦华、国旅联合这三家上市公司涉及当代控股的信息仅止于其营业范围和注册资本。当代控股旗下另有一家名叫海金所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工作人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海金所发布的投融资项目中,融资方与控股股东并无关联。

[责任编辑:CXer]

< 上一页 1234 下一页 >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